电玩游戏机哪些违法

涉电玩城整顿后又暗旧业 被警方彻底端窝

[编辑:永太净化设备经营部] [时间:2019-05-28]

  因涉,1月底即墨鹤山路上一家电玩城被警方查获并关停整顿,可整顿后仅一个月左右竟再次涉。近日,本报记者同即墨警方对其进行了暗访。记者调查发现,该电玩城内暗藏多台涉游戏机,吸引了众多玩家,其中甚至有未成年人参与。3月22日下午,即墨警方将该电玩城彻底查封,涉机器被全部查扣。

  近日,一位热心市民王先生反映,在鹤山路一家商场7楼内有一家电玩城,该电玩城内暗藏有多台带有质的游戏机。王先生介绍,在1月底,该电玩城曾被举报,即墨市公安机关前往查处。事后,该电玩城因涉被关停,并被即墨警方责令停业整顿一个月。

  2月底,该电玩城整顿结束后重新开业。“可谁料整顿后,这家电玩城竟‘’不改,再次设置具有质的游戏机来招揽生意。”王先生称,这家电玩城旁边便是电影院,他每周去看电影时都会看到,不少年轻人被吸引到电玩城里去玩机。“俗话说十九输,这些年轻人刚开始可能会赢点钱,可最后都会输个精光。”王先生说,希望有关部门能严查。

  3月21日,记者同即墨警方对这家电玩城进行了暗访。当天,记者走进电玩城后看到,除了极个别的游戏机开机外,多数游戏机都关着,店内的灯也未全开。

  记者朝着亮光走去,只见在灯下摆放着一台机,机前围满了人,多人在抽烟,烟雾缭绕。“今天运气线万分,你也过来玩吧。”一位身材高大的男青年一边用手大力拍打着游戏按钮,一边吆喝着朋友一起来玩。原来,这种机需要投游戏币来玩,每个游戏币投入游戏机后是100分,该店向外出售每一枚游戏币是一块钱。

  听到男青年的吆喝声之后,电玩城一位工作人员走到他的座位前,然后用一把小钥匙将游戏机的一个控制台打开清零分数。随后,小伙子来到电玩城的柜台再次领取了部分游戏币。小伙子向记者透露,自己玩了一上午,一共赢了8万分,换民币的线块钱。“不过我已经很久没赢过了,输了可不止800块钱……”说完,小伙子便开始专心玩游戏。

  在暗访期间,记者看到,又陆续有其他的玩家前来,而有两位玩家竟然还带着孩子过来,而且两个都是女孩,看起来只有十岁左右,来到机前坐在两位大人旁边。坐了一会之后,两个孩子竟然也抓起一把游戏币投入到游戏机内开始玩起来,两人不停地拍打着机器的按钮,动作相当娴熟。

  “你多大了?今天没上学吗?”听到记者的询问后,小女孩竟不予理睬,而且接着将头转向了一边,继续沉迷于“”这种游戏机。“这样的家长确实太过分了,自己涉就已经令人厌恶了,可现在还带着孩子一起玩,太不负责任了。”知情人李先生气愤地说,除了严惩提供活动的电玩城之外,这样的家长也该受严惩。

  针对此事,记者采访了山东正航律师事务所的周冠栋律师。周律师介绍,根据规定,经营场设置具有退币、退钢珠、退券、荧屏记分和其他中方式等功能的机机型、机种、电路板的,除由文化部门会同公安、信息产业、工商行政管理等部门依照有关规定分别处罚外,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要吊销其营业执照或予以取缔,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另外,根据规定,场所设置具有功能的机机型、机种、电路板等游戏设施设备的或以、有价证券作为品或者回购品的,由公安部门没收违法所得和非法财物,并处违法所得2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;没有违法所得或者违法所得不足1万元的,处2万元以上5万元以下罚款;情节严重的,责令停业整顿1个月至3个月。此外,根据刑法第303条,以营利为目的,聚众、开设场或者以为业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,并处罚金。

  掌握到相关证据之后,3月23日下午,即墨市公安局组织了治安大队、辖区派出所等十余名民警一起对这家电玩城进行了查处。民警将正在玩机的两名玩家控制住。随后,民警将店内管理人员以及玩家一起带回治安大队进行处理。

  另外,根据规定游艺场所不得设置具有功能的机机型等设备,不得以或者有价证券作为品,不得回购品。办案民警表示,电玩城内的机并非文化部所批准的准入机型,这些机器涉嫌,办案民警依法将店内的涉机器全部扣押。

  治安大队相关民警也表示,1月26日前后,即墨警方在接到举报后对该电玩城进行了查处,并责令其关停整顿一个月。在2月27日,整顿结束后,该电玩城重新开业,期间民警通过明察暗访对该电玩城加强监管,可没想到电玩城竟再次涉。目前,即墨警方已将其彻底查封,下一步将依法从重从严进行处罚。

  被查处仅一个月左右,这家电玩城又再次涉。电玩城为何如此大胆,又为何会屡查屡犯?

  “频频涉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利益驱使。”曾经从事电玩行业多年的业内人士透露,电玩城一般都选择在较为繁华的商场等“落脚”,为的就是能吸引人气。

  电玩城的投入一般很大,为了快速钱,往往就会设置一些带有质的游戏机,这些游戏机的“输赢”其实靠电子主板的程序来控制。而且在设定程序时,一些店主会故意设置成四六分成,所以玩家有时候也会有利可图,但总体算下来的话,真正牟利的还是电玩城。“输赢比例都可以按照个人意愿随意调整,只要有人玩,老板肯定挣钱。”

  电玩城开业后,基本上除了电费、人工费等之外,就不需要再投入其他费用,之后就可以“坐享其成”。“特别是一旦碰上爱的,又比较有钱的人,电玩城一天个几万块都不是难题。”这位业内人士说。

  为了逃避打击,这些电玩城也在不断变换新花样。“肯定不能再像以前那么明目张胆了。”一位玩家透露,如今电玩城设置带有质的游戏机数量已很少了,而且放置的位置也很隐蔽,有些电玩城甚至不让陌生人进。

  除了机器隐蔽之外,换钱交易也更加隐蔽。“以前的机器都是可以退币的,赢了可以直接到柜台兑换,可现在没人再敢这么做了。”该玩家表示,现在有些电玩城开始向固定客户推出会员卡,在会员卡内充钱之后便可以直接拿到机器上读卡进行。

  “机器读卡后,上面显示的也是分值。”一位玩家说,虽然这样的机器不再往外直接吐币,“但在玩的过程,玩家如果赢了,会员卡内的分值会增加,其实这跟退币是一个道理,还是一种。”这位玩家说。

  “一些电玩城还将这类机器改装成‘会员’专用机器,这些机器不能进行投币,所以这也就成了常客专玩的机器,其隐蔽就更强了。”这位玩家说。

  【山东手机报订阅:移动/联通/电信用户分别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/8/106597009】

  交通违法记录将与个人信用挂钩,这事昨日引发不少车主热议,大家普遍的反应就是,驾驶证不能随意借给别人了。[详细]

  日前,安徽大学历史系历史文献专业2007届硕士研究生刘英慧、魏峰的学位论文被爆涉嫌大面积抄袭,且两人毕业时还是同事关系,共同就职于青岛广播电视大学,刘英慧现任青岛电视大学继续教育学院院长。23日,青岛广播电视大学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称,目前针对继续教育...[详细]

  “都以为教育行业是个大蛋糕,涌入的人越来越多。现在想钱容易,但真正想做教育又能坚持下去的太难了。”业内人士透露,随着教育市场的扩容,教育辅导机构也越来越多。目前,仅我省的各类培训辅导机构就有超过一万家。但是在巨大市场需求和丰厚利润的吸引下,部分培训辅...[详细]

  其中,中车青岛四方机车车辆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车四方”)将在黄果树风景名胜区建设悬挂式轨道交通项目。如果将轻轨比喻成将路面抬上天空,空中悬挂列车就是在空中建设一道“悬索”,列车位于轨道下方,悬挂而行。[详细]

  其实,自城阳有轨电车开通试运营19天来,像张大爷这样的乘客还有很多。目前,沿线的市民已经习惯了橙的有轨电车从身旁徐徐驶过,发车前“丁零零”的警示声也成了沿线最熟悉的声音之一。[详细]

  韩国留学回国后求职不顺,面对严峻的就业形势,毅然决定学技术走技师之路。今年,一个偶然的机会,周方正了解到青岛市技师学院大学生技师班,从小就想学一门技术的他联系到学院相关教师咨询情况。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