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玩游戏机哪些违法

电玩城游戏机装卡头变身机 3个月盈利数十万

[编辑:永太净化设备经营部] [时间:2019-03-28]

  在游戏机上安装电子投币器使其成为机,是犯罪新动向。今年以来,北京市昌平区检察院办理此类开设场案件8起,涉案23人。

  陈某在讯问笔录上签字。他承认,是他将装卡头可吸引顾客的信息报告给老板的。赵晓星/摄

  如果你去电玩城打游戏,不经意间就可能玩上机,行为可能涉嫌。这是因为电玩城将游戏机改装成机,让你“误入歧途”。如果你不是专业人员,很难发现隐藏在游戏机背后的秘密。

  去年,北京市昌平区检察院办理1件1人此类开设场罪案件,今年以来办理8件23人。而在去年之前,这类案件一件也没有。这是一种新型案件,呈多发态势。

  11月22日,昌平区检察院以开设场罪对陈某等5人提起公诉。这是一个以陈某为首,将游戏机改装成机牟利的犯罪团伙。记者采访了该案主犯陈某,他讲述了作案经过。

  2012年下半年,以北京老板李某为代表的北京方,与以福建老板刘某为代表的福建方达成合作协议,共同在昌平区经营天利伟业电玩城,北京方由股东3人组成,占股40%,福建方由2人组成,占股60%,电玩城的安全保卫事宜由北京方负责,决策权、经营权则在福建方。

  2012年11月,电玩城安装了20台游戏机开始营业,福建方老板刘某指派陈某为电玩城经理,负责日常经营管理,北京方则指派靳某到店工作。一开始,电玩城合法经营,但经营了几个月出现了亏损,原因是顾客少,人气不旺。

  “后来,我听说给游戏机安装卡头(即电子投币器)能够吸引顾客,就将这事报告给了老板刘某。”陈某说。

  2013年4月,来自广东游戏机厂家的技术人员来到店里,给机、鲨鱼机共9台游戏机安装了卡头。“这是老板决定安装的,也是老板联系的厂家。他只告诉我有人来安装。”陈某回忆道。

  陈某介绍,顾客到电玩城来玩,一般先要到柜台购买游戏币,把币投到游戏机里置换成相应的分数来玩,一枚游戏币5毛钱,机器不同,置换成的分数也不同。但一个币一个币往游戏机里投太麻烦,很多顾客玩一会儿就不玩了。装了卡头的游戏机,顾客只要在柜台办一张会员卡,给卡充上值,把会员卡插到卡头上,卡上的钱就会在游戏机上置换成分数玩。

  陈某说,游戏机安装卡头后,顾客可按游戏机提示。根据游戏规则,游戏机上每个按钮代表一个动物,每个动物有不同的得分倍数,低的3倍,高的4倍。每次选一个或多个动物,每个动物要押一次分,游戏开始后,如果没抓到动物就是输了,押的分乘以相应的倍数分被“吃掉”;如果赢了,押的分数乘以相应的倍数分,就是赢得的分数,游戏机会把分充到卡上,顾客就可以拿着卡到柜台兑取。“有了功能,顾客打游戏的兴致就被激发,就能没完没了地打下去,直到把卡上的钱打光。”

  对于卡头的作用,一名嫌疑人交代,一是方便,装上卡头,顾客省去投币的麻烦;二是会员卡储值容量大,一次最多能押900000分注,相当于给卡9000元;三是玩起来速度快,公司营。

  2013年7月案发,包括老板刘某、陈某在内的5名嫌疑人被抓获归案。经过昌平区公安分局认定,涉案游戏机为具有功能的设施设备,该电玩城每天至少盈利2000元。从今年4月起,短短3个月共盈利数十万元。

  “给游戏机安卡头是不允许的,否则就成了机。它能让顾客上瘾,这就是的特。”办理该案的昌平区检察院侦监一处副处长陈蕾说。

  昌平区法院代理审判员王莹介绍,上世纪90年代,经营场所过多过滥,出现大量违法、违规经营现象,扰社会治安秩序,成为社会一大公害。国家有关部门多次采取措施打击治理,打一阵好一阵。近几年来,电玩城利用游戏机开设场案件激增。

  2012年至今,昌平区检察院共办理电玩城开设场案件9件24人,其中2012年1件1人,今年前10月8件23人。8件中,有3件是大型电玩城。这些案件,有的正在检察机关审查,有的已向法院提起公诉。

  “从无到有,从少到多,电玩城开设场犯罪成为一种新的犯罪动向,严重危害产业的发展和社会秩序稳定,急需打击治理。”昌平区检察院侦监一处副处长刘霞说。

  谈起安装卡头原因,办案人员分析,电玩城多是正常场所,一些经营者安装卡头多是因其具备退币退功能,能够吸引顾客。虽然其目的是想多盈利,但安装了卡头的游戏机,就变成了机,其行为已构成开设场罪。实践中,个别经营者可能确实没意识到安卡头导致的法律定上的变化,但这不影响他们为此承担法律后果。

  “普通人区分不了游戏机与机。游戏机改机,容易让顾客误入歧途。”刘霞说。

  早在2000年6月,文化部、公安部等7部委《关于开展经营场所专项治理的意见》就已明确,对存在“设置具有退币、退钢珠、退券、荧屏记分和其他中方式等功能的机机型、机种、电路板”游戏场所取缔。同年7月,文化部《关于经营场所专项治理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》(文市发〔2000〕31号)止设置、使用“一切具有退币、退弹珠、退券、荧屏计分等功能的机”。

  2009年,文化部、公安部等部门再次发出《关于进一步加强游艺场所管理的通知》(文市发〔200914号)规定,游艺场所一律止设置具有押分退分、退币、退钢珠等功能的设施、设备;不得以或者有价证券作为品,不得回购品。游艺场所机每单次游戏消费金额不得超过4元,消费者每人每天用于游戏的消费金额不得超过200元。

  公安部曾表示,按照这一规定,功能机是指具有押分退分、退币、退钢珠等功能的设施、设备,这是判定功能机的一个基本标准。

  “安装卡头的游戏机能够退分,就具备了功能,但这些规定,普通公众并非都清楚。”王莹说。

  记者也询问了多位电玩爱好者,他们表示“不知道”这些规定,甚至表示“正规电玩城游戏机不可能具备功能”。

  在陈某一案中,杨某、王某、王某某3人经常到电玩城玩具有功能的游戏机,后因被分别处以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。

  办案人员通过对起获的机进行研究发现,游戏机生产厂家将主板程序设定为“死难、难、中、易”四档难度程序,并以此确定。游戏机出厂时多调为“难”,电玩城购买后,经营人员可根据顾客人数、押注分数、营业时段等现场情况,通过游戏机按钮或内置无线接收器等装置调控难度,以达到吸引顾客的目的。

  办案人员作了一个估算:“易”大约有70%左右的人能够赢,“中”输赢五五开,“难”也就30%左右的人能赢,“死难”基本上没人能赢。

  刘霞副处长介绍,来的人少,电玩城就降低难度,人多就提高难度;顾客如果赢得太多,再提高难度。“总之,既要吸引顾客,也不让顾客赢。一旦调到死难,参必输。”

  在今年10月侦破的万某等人开设场案中,该店一名顾客说,他在电玩城赢过两次钱,一共从柜台退了1万元,但他输过的最高记录是一天输了8700元,其他时间也大大小小输过不少。另外一名顾客手气好的一次,先买了200元的币,赢了500元,然后又买了500元赢了1100元,他又全部买了,直到打完也没再赢回一分钱。

  被告人陈某告诉记者,想赢就得先往游戏机里猛砸钱,虽然有人能赢,但毕竟是少数。来一两次赢的可能不大,得多来。即使赢了,恐怕之前多次投的钱比赢的钱更多,整个算下来还是输,基本没有赢的可能。“别看我打理电玩城,但我从不玩。”

  “输了,很多玩家以为输是因为自己技艺一般,根本不知道调控难度的秘密。”刘霞说。

  办案人员介绍,与合法的直接投币即可参与的设施相比,类机器盈利方式主要分两种:一种是退币兑换,通过上分、得分进行,分数对应一定的游戏币数,赢分后会根据退币数从柜台兑换钱;第二种是用机上的分数退出,然后用换钱,每张兑换一定数额的。机虽玩法各不相同,但作简单,每局时间短,输钱、赢钱都很快。跟传统的推、打、等方式相比,具有资流转快、盈、涉案金额大的特点。

  “两台机器一个月就能挣几万元。”王莹说,这也正是商家用游戏机牟利的方式。

  刘霞告诉记者,根据相关法律规定,玩游戏机如果兑换就被认为是,不论兑多少。当然,并非所有行为都作为犯罪去追究。

  对于兑换礼品,她认为一般都是价格较低的小玩具,兑换的礼品与顾客赢得的分不等值,而是远远低于分的实际价值,少量礼品不以论处。电玩城是否构成开设场犯罪,还要从资金、人员、机器数量等方面加以认定。

  刘霞认为,“主因是机作简便、获利快、利润大,对犯罪分子和参人员大。”和传统的在室开设场相比,在电玩城利用机开设场更容易吸引年轻群体参加;而且经营方式简便,买几台机器就可以营业,投入成本低,徒越多、越大,短时盈利可观。

  王莹表示,犯罪分子早些年以游戏机进行时还不太会伪装,近些年采取化大为小、多处开花、分散经营的方式规避,“小打小闹受到的惩处可能就是治安处罚,避免一处场所集中经营可能构成犯罪。”

  陈蕾认为,这类案件的隐蔽体现在两点,一是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,具有合法证照的电玩城将机混在常规游戏机中,通过掩饰将机伪装成机,混淆视线,执法人员难以发现。二是老板隐藏在幕后。为了规避被查,多数老板用他人名字电玩城,一旦出事全往经营管理人员身上推,往往以“我不知道”极力推脱。

  在陈蕾办理的一起案件中,老板从不出面,指派专人给赢分顾客兑换,兑换地点则选在远离游戏场所较远的位置,比如楼道、黑暗隐蔽的地方。

  第三,查处力度不够。办案人员分析,从犯罪人员到案情况看,多是被雇用的员工先被查处,幕后老板往往被网上追逃后再到案,打击仍停留在直接到店内查处的传统方式上,对机犯罪活动源头的打击和治理不够。同时,文化、工商等营业许可部门对场所准入把关不够严格,对于没有营业资格的非法场所查处力度不够,都是接到举报再去查处,没有形成长效、固定的联动查处机制。

  电玩城经营涉及多个主管部门,有工商、文化、公安等部门。办案人员建议,这些部门应加大对电玩城开设场行为的打击力度,一是采取联合执法形式,组织对游戏机营业场所专项检查,对存在无证经营、放置机违法经营、可能存在的暗室等情况严格依法查处。二是建立对电玩城、游戏机营业场所的日常管理制度。对有经营许可证的进行长效管控,对无证经营的要加强日常巡查与不定期检查。三是建立举报励制度。对积极提供线索、协助有关部门查处案件的群众给予励,调动群众参与的积极。

  对于这一新型案件,公众尚不太了解。办案人员呼吁,司法机关有必要出台相应规定统一执法标准,进一步明确利用电玩城开设场犯罪的要件,比如,以机为载体,以、有价证券作为品进行兑取的,认定为;对于将游戏机改装成机的认定,可明确为具有退币、退分、退钢珠功能,设定赔付率,以小搏大;对于量刑等问题,可参照两高《关于办理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作出规定。(党小学 赵晓星/正义网电)